赌博网站在线 赌博网站在线

可是,我分明知道,这只不过是一场梦,虚拟世界里的浮生若梦和我走得再近,在现实生活里,她都不可能和我有什么,现实里的她是最终要和李顺在一起的,我永远只能是一个旁观者。想起这一点,我心里又生出些许的卑微和沮丧,开始感到了现实和虚拟之间的矛盾和无奈或许,我只能和秋桐在虚拟世界里来一场精神恋爱了,永远也走不到现实,永远也不会变成现实。这也使得我坚定了隐藏自己身份的决心,决不能让秋桐知道她身边的这个易克就是那赌博网站在线个亦客,不然,不但现实里我什么也得不到,还会失去虚拟世界里我的精神支柱。何况,现实中的我是很快要离开星海离开秋桐的,而虚拟世界里的我则可以和浮生若梦长期保持联系。此时的我似乎忘记了当初自己决定离开星海后就断绝和浮生若梦联系的想法,觉得自己已经无法离开虚拟世界里的浮生若梦了。

好吧我得承认我只是一个连高中毕业证都没有拿到的人。尽管我可以对大多数的彩池比例、抽牌机率倒背如流但事实上这只是一种熟能生巧的条件反射而已。和其他那些巨鲨王相比我在理论知识的掌握上很明显就差了一大截。我从来没有接触过高等数学就算中学的数学、尤其是概率学也学得并不好。而我也从来就没有去无聊到计算五张牌抽中同赌博网站在线花顺、或者七张牌抽中同花顺这种也许十年才能遇上一次的概率。

“为什么?”我干涩地赌博网站在线打出一句话。

“呃那您请说。”

我喃喃的自言自语:“好名字。”

我和杜芳湖也举杯一饮而尽赌博网站在线。然赌博网站在线后我站起身掏出一张千元大钞放在桌上淡淡的对阿刀说:“我醉了我想我需要去休息一下。”

“十五万你怎么会想到去跟阿刀借钱?你难道不知道他是赌博网站在线什么样的人吗?全澳门赌博网站在线最大的吸血鬼!”

这个我倒可以很肯定的回答她:“如果只是赌博网站在线纯粹的数学概率游戏像赌博网站在线21点、百家乐之类的那还有可能研究出提高胜率的技巧;可是德州扑克绝无可能。归根到底这是人心的战斗我实在没有办法想像谁可以用数学方法去知道别人心里是怎么想的”


上一篇:钻石娱乐网站开户 |下一篇:皇冠可信吗